古埃及的咒语

阅读文章前辛苦您点下“关注”,方便讨论和分享,为了回馈您的支持,我将每日更新优质内容。

文 | 道尔顿笔记

编辑 | 道尔顿笔记

古埃及的咒语

虽然古埃及的治疗咒语看起来难以理解、种类繁多,但正如前文所述,它们都有固定的形式和主题。因此,这些咒语并非某个人或几个人的突发奇想,而是古埃及人对医学和疾病观念的反映,也是他们对人神关系的表达。

疾病的根源观察和设想与治疗方法密切相关,也影响了咒语的编排逻辑。因此,通过研究古埃及人对疾病的观念以及相关咒语的逻辑,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古埃及人的治疗原理,还可以窥见他们的巫术和宗教信仰。

古埃及的咒语

疾病的源头

古埃及人将疾病分为自然原因和超自然原因两类。自然原因主要指外伤,而超自然原因则包括其他多数疾病。纯粹医学手段一般被用来治疗外伤,而对内部疾病则采用咒语单独或与药物相结合的治疗方法。

这是因为古代人们将外在伤害视为肉眼可见的战争或日常生活中受到的损伤,而对内部疾病的形成却无法用当时的认知和宗教观念来解释。值得注意的是,外伤并非一定要用咒语来治疗,内部疾病也不一定需要通过咒语进行治疗。

《艾德文·史密斯草纸》48篇外科处方中,只有第9篇包含了咒语。而在《艾伯斯草纸》中,包含800多篇处方,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用于治疗内部疾病的。然而,仅有13篇明确提到了咒语的使用。

《卡珲妇科草纸》中的34篇处方用于治疗各种妇科疾病,而仅有1篇处方在提到妇女是否怀孕时涉及神灵。

虽然外部创伤和内部疾病与咒语使用并非绝对相关,但可以肯定的是,咒语在对抗超自然侵害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这段中表述了草纸对各种超自然疾病的观点,他指出这些疾病的造成是由男神、女神、死去的男人、死去的女人等超自然原因引起的,同时他也呼吁神明消除这些疾病,消灭罪魁祸首病魔,使他免受疾病的困扰。

在古埃及神话中,男性神灵、女性神灵、男性死者、女性死者以及病魔都被认为是导致疾病的元凶。这些神话故事揭示了古埃及神灵并非完全善良的形象。

塞赫美特灭世的故事揭示了她残忍嗜血的一面。只需拉神一声令下,塞赫美特就会毫不犹豫地屠杀人类。即使拉神收回命令,她也因杀戮而难以自拔,只得托特用计阻止。

伊西斯骗取拉神名字的故事中,通常被描述为像母亲一样的保护神的伊西斯却出于获取拉神的法力,用魔法伤害了他并骗取了他的名字。

提及塞特对兄弟下手,想成为国王,甚至可能让受害者奥西里斯化身成复仇的凶神。

咒语【6】说:“不要剥夺我的肝脏,让奥西里斯保佑。”也许这与新王国时期流行的奥西里斯审判有一定关系。

《亡灵书》中的第125篇描绘了死者在经历了一系列考验之后,进入奥西里斯主持审判的大厅。在那里,他们必须向42位神灵证明自己生前的清白无辜,并将自己的心脏交由阿努比斯进行称量。只有通过审判,他们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否则就将被怪兽吞没。这一审判过程也是造就了奥西里斯的恐怖氛围的原因之一。

“病魔”,原词源自埃及语srxy,通常被翻译为“控告者、诽谤者、抱怨者、病魔(diseasedemon)”。

古埃及曾经存在着多种病魔,就如同咒语【2】中提及的戴奈德(埃及语dnd),咒语【13】中提及的海图(埃及语htw)、海泰特(埃及语htt)、阿真(aDn)和阿真特(aDnt)。除了这些以外,古埃及还有许多类似的存在,被西方学者称为恶魔或恶灵(demon)。

根据丽塔·卢卡雷利(RiteLucarelli)的观点,古埃及存在两种恶魔。一种是守护者,主要存在于人间和冥界的通道和圣地,发挥保护的作用。另一种是流浪者,它们徘徊于天地之间,贯穿人界与人界之外,经常作为某些想要惩罚人类的神灵的使者,使人患病。

在西方语境中,恶魔(demon)一词指的是邪恶的生物,但在古埃及语境中,恶魔这个词还包含了守护者的含义。这些古埃及恶魔在宗教信仰中扮演着守卫圣地和关卡的角色,与基督教中邪恶恶魔的形象完全不同。

或许作为流浪者的病魔,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西方文化中的恶魔,但实际上这类病魔是作为神灵的使者存在的,比如《咒语8》中提到的病魔就是塞赫美特的信使,芭斯泰特之子。

学术界目前尚未确切定义古埃及语境中的“恶魔”,并且对于更适合指代它们的名称也存在争议。苏珊娜·贝克(Susanne Beck)在比较了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的病魔之后,对古埃及病魔做出了一些描述:它们存在于外国、沙漠、海域、沼泽等人烟稀少的地方,其形态不为人知,以气的形式存在并进入人体,依据其自身意愿或神灵的命令行动。

在古埃及的观念中,死者在来世也有可能给活人带来不祥之事。根据迪米特里·米克斯(Dimitri Meeks)的总结,人类去世之后可能会对活人造成麻烦,因此有时活人的亲戚会写信来抱怨死者,试图平息他们的不满情绪。

逝者有时候被描述为可能成为危险的恶魔般力量,不仅是逃离墓穴的邪恶灵魂,更可能是有形的实体。它们可能攻击有罪之人或者那些在墓地造成干扰的人,也可能以没有明显缘由的方式攻击任何人。

由于死者的存在形式和侵害行为与一些恶魔非常相似,因此治疗咒语经常将死者和恶魔并列。现代学者在编写《牛津古埃及百科全书》时也将这类存在置于恶魔(Demon)的词条之中加以讲述。

总而言之,古代埃及人通常将内部疾病的难以确定的病因归结于神灵、恶魔和死者,因此常规的物理疗法和药物治疗往往无法应对这些超自然力量。

古埃及人开始根据这些前提进行仪式,其中咒语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用以驱逐这些前提。

咒语的逻辑

咒语治疗是一种重要的方法,用于治愈神灵、恶魔和死者引发的疾病,它具有神圣的起源。

咒语【10】中记载着托特神的神迹,他指引着病人,启发智慧助医治疗,传达医术知识,帮助追随他的医生,让神灵所祝福的病患们得以痊愈。

据咒语的编纂者称赞,托特神据说创造了一套康复处方,其中既包括常规的物理疗法和药物治疗等纯医学手段,也包含了针对超自然存在的咒语。这样一来,咒语就被赋予了神圣的力量,增强了医者和患者对使用咒语的信心。

之前我们提及了几个重要的神话故事,它们是古埃及治疗咒语的主题。这涉及到神话作为题材的一面。下面我们将从神话在咒语中的运用技术层面来深入探讨。

咒语一般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让患者或医者与神灵融为一体,以得到神灵的力量,驱逐超自然力对疾病施加的影响,或者重演神话中的胜利,帮助患者战胜疾病;

重新述说神话故事时,我们无需将自己与神灵等同起来。故事中的英雄取得胜利的情节可以启发现实生活中面对类似处境的患者,让他们也能对疾病取得胜利充满信心。

神话因此成为了医疗和治疗的动力,可以通过心灵慰藉来治愈疾病。

雷德福德强调了古埃及治疗咒语中同化原理的重要性,指出在吟诵技法中,将从业者和一个或多个神灵同化是至关重要的。他认为通过将诵经者和顾客视为神,这种同化将神的力量赋予咒语,使顾客的命运与神的原型联系在一起。

医学领域存在许多将患者与神灵同化的观念和做法,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关于治愈前额受伤和额骨破裂的咒语【1】的指导

古埃及的咒语

这份治疗额骨骨折的说明书中,患者需要按照医嘱涂抹药物并缠绷带,同时需要保持心情愉快和乐观,通过心理暗示使自己产生一种积极的自我愈合信念。这种心理暗示与埃及神话中荷鲁斯的故事相联系,患者宣称自己在母亲伊西斯的保护之下,最终能够实现类似于神话结局中奥西里斯之子得以拯救的情景。鉴于医学上的科学性和客观性,这种概念的可行性需要经过深入的研究与讨论。

古埃及的咒语

古埃及的咒语

在这个咒语中,相对罕见的情况是将医者视为神明的形象。咒语【43】可能隐约指出了这种情况。

一篇[治疗蝎毒的咒语]

像塞菲特-塞菲赫为M之子N所念诵的一样,呢喃着魔法咒语。就像荷鲁斯曾经的遭遇一样,蝎子在M之子N身上施展恶毒的把戏,但他看到自己的敌人倒在自己脚下之时,这些把戏便荡然无存。

把目光投向这里,我并不是在为你念咒语,而是在象塞菲特-塞菲赫为你念诵,就像她曾为荷鲁斯念诵一样。她说:“王子的孩子从大地而来”

古埃及的咒语

它并没有将患有胸部疾病的患者直接比作伊西斯,而只是表明伊西斯是用这种方法治疗疾病的。因此,患者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康复。咒语【25】以神话的方式重现了神话中的塞特来驱散疾病的魔力。

古埃及的咒语

古埃及的咒语

上古的咒语【39】并没有具体的药方或仪式流程,只是提到了伊西斯欺骗拉神名字的故事中的一段对话。

古埃及的咒语

马塞尔·莫斯总结了咒语中神话的作用:“神话咒语通常包含一个神话故事或史诗般的传说,其中有英雄或者超凡的人物。”

真实的事件被融入描述的故事中,宛如一个蓝本。根据以下推论:一个人(无论是神、圣徒还是英雄),如果在过去特定的环境下完成了某项任务(通常是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那么或许在现在类似的情境中,他也有能力完成同样的壮举。

古埃及人在治疗过程中重视神灵和神话的作用,然而在治疗咒语中很少出现祈求和赞美神灵的句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神庙壁画和各种纪念碑文充满了对神灵的赞美和称颂。

在所选的60篇咒语中,只有咒语【36】明确向神灵表达了敬意。

古埃及的咒语

有时候,相反的情况是,咒语表达了患者对神灵的害怕和恐惧。根据之前所述,神灵和恶魔一样,都是可能导致疾病的超自然存在。咒语【6】【8】则显示了对奥西里斯、塞赫美特和芭斯泰特的攻击的反制。

更让人吃惊的是,古埃及治疗咒语中甚至包括了中断祭司并且用嘲讽和羞辱来威胁神灵以消除超自然力量的侵害。

古埃及的咒语

古埃及的咒语

布塞里斯和阿拜多斯是埃及神话中与奥西里斯崇拜密切相关的重要地点。布塞里斯位于下埃及,是奥西里斯的主要崇拜地点之一;而阿拜多斯则位于上埃及,也是奥西里斯崇拜的重要中心。

阿拜多斯(埃及语AbD)是已知最古老的奥西里斯神殿和古王国时期奥西里斯神庙的遗址,也是神话中奥西里斯被分尸后头部被埋葬的地方。

在新王国时期,人们仍然把第一王朝国王哲尔(Djer)的墓地视为奥西里斯的陵墓。布塞里斯(Ddw)是与阿拜多斯相对应的奥西里斯北方崇拜中心,希腊语中布塞里斯的意思是奥西里斯之家(house of Osiris)。

这里也有古王国时期修建的奥西里斯神庙,被认为是奥西里斯脊椎骨的埋葬地。蒙德斯(埃及语Ddt)是巴奈伯哲德特(Banebdjedet)的崇拜地,在神话中代表奥西里斯的灵魂。

因此,虽然没有直接提到奥西里斯,但很明显这篇咒语是在威胁奥西里斯。只有“男神、女神、男性疼痛恶魔、女性疼痛恶魔、男性死者、女性死者以及其他形式的侵害停止”,患者才会停止对奥西里斯的恐吓。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7.com/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