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符

祖上风水师659。

吴悠悠摇摇头,仍不明白,看看过去就明白了。这时,服务员端来了咖啡和一盘精美的小糕点。"董事长,悠悠先生,请慢用。" 小姑娘温柔地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就好了。" "谢谢。" 唐宁微笑着说道,"你可以去忙了。" "好的," 小姑娘微微点头后,转身离开了。

唐宁等她走远了,转过来问吴悠悠:阿姨有人来接你吗?吴悠悠抿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唐宁没多问,点了点头。她喝了口咖啡,想了想,问他:你改良替身符可以对付白玉尘的结界。那这寒冰玄武符和烈火朱雀符呢?这两个做什么用?替身符是保护自己。吴悠悠放下杯子,这两道符则是用来攻击的。攻击?唐宁眼睛一亮,怎么使用?

我无法直接感应白玉尘的背景。吴悠悠说:但术数玄机,鬼神难逃。我虽然不知道她的底细,但她的来处我却已经清楚了。她来自哪里?唐宁问:哪里?吴悠悠说:她来自佛界。唐宁困惑地说:佛界不是只有佛和菩萨吗?还有天神?吴悠悠解释道:佛界并不仅仅只有佛和菩萨。

朱雀符

吴悠悠解释道:在那里还有许多天神,尽管这些神的地位较低,通常都是诸佛菩萨的弟子法脉或奴仆。比如说白玉尘,她不也试图让黄逍成为自己的奴仆吗?唐宁恍然大悟。吴悠悠抿了口咖啡,接着说:神被分为许多种类,根据它们的出身,共同属性也有所不同。

众神分属不同的属性,而了解它们的属性就能对付它们。唐宁听得入神,点了点头。

吴悠悠拿起叉子,切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边吃边说:“比如说,白玉尘来自佛界,属火泽兑金。金者,遇水泄,遇火克。要对付她就需要用水和火,只要配合得当且力量足够强大,就可以压制住她。”唐宁点头,吴悠悠又切了一块蛋糕喂进她口中。“寒冰玄武符属水,烈火朱雀符属火,单独使用任何一个都不足以制服白玉尘。但如果把两道符配合着一齐使用,那产生的威力将不可限量。即使她身为天神也难以招架这种攻击。这样一来,我们既有了盾又有了矛,也就不用怕她了。”

朱雀符

唐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吴悠悠向她微笑,然后继续切蛋糕,继续喂她。唐宁崇拜地望着他,说:“悠悠,你真了不起!”吴悠悠笑了笑,并接着说道:“也许我学的这些知识可能用不上,但至少我拥有了自我保护的技能,可以保护自己了。只有拥有自我保护技能,人才能心安理得,不是吗?”

唐宁说:以前何局就对我们说,手里有粮,腰里有枪,心也就稳了,遇上什么情况也就都不会怕了。吴悠悠点头,我不想靠爸爸保护,我要有自己的枪。这一次只是解决了有无的问题。接下来我还会继续研究,不断的完善,加强,将枪变成炮,变成炸弹,甚至是原子弹!那时候咱们就真的安全了。

唐宁对于说出能够做到这么先进的技术感到有些吃惊?符浓缩的阵法,吴悠悠解释说:“强大的阵法不仅仅因为本身强大,而是因为层层加强,因此变得越来越强。”他放下叉子,认真地注视着她。“我现在的研究只是一个开始,是一个基础。只要稍加时日,逐渐加强改良,替身符可以变成无量化身。寒冰玄武符和烈火朱雀符的威力也可以变得极其强大,足以灭神。”

朱雀符

这需要时间和精力,需要一步步来。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只要继续努力,后面的事情也会迎刃而解的。唐宁认真地看着他,加油!吴悠悠笑了笑。就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吴悠悠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接听了陈芳阿姨的电话。悠悠,我在天武集团楼下。陈芳说: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吴悠悠一愣,这么快?我本来也在附近,陈芳说接到杜总的电话,立马就过来了。吴悠悠说:"您稍等,我马上来。陈芳说:吴悠悠放下手机,看着唐宁说:“我要去姑姑家,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回家吃饭。”唐宁点点头。

吴悠悠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低下头亲了她一个深情的吻,然后亲吻了她的额头,转身走出了休息区。离开了天武集团的主楼,他抬头一看,远处看见了陈芳。陈芳见到他来了,快步走上前来。吴悠悠朝她微笑道:“阿姨。”陈芳也微笑着说:“走吧。”吴悠悠点了点头。

朱雀符

他们驱车离开停车场,缓缓驶出天武集团,向杜家驶去。在路上,陈芳给杜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已经接到小少爷了。杜凌说,“路上注意安全。”陈芳放下手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吴悠悠。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她是接吴峥去杜家,现在,换了吴悠悠了。

陈芳很是感慨,忍不住说道:悠悠,你可真像你爸爸。吴悠悠一笑,是吗?我的确长得很像他?你的眉眼像他,陈芳说,尤其你笑的时候,简直和他一模一样。现在你出道了,做了风水师了,气质上就更像他了。那我和我爸,谁更帅一些?

陈芳和吴悠悠开心地交谈着,陈芳笑着说:“你长得越来越帅了,继承了你妈妈和你的优点。”吴悠悠笑着回答:“您这么说,我确实没有什么毛病了。”陈芳笑着说:“她是看着你长大的,太喜欢你了。”

俩人调侃了一番,很快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阿姨,姑姑说的那个人,你认识吗?吴悠悠问道。她叫姚若芙,陈芳回答说,今年二十五岁,是明阳钢铁大亨姚晨峰的独生女。我之前见过她两次,但不太熟悉。这个女孩子平时相当冷淡,话不多,杜总也是出于对她爸爸的交情才帮助她的。吴悠悠点了点头。不过杜总确实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朱雀符

陈芳继续说道,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帮姚若芙。这小姑娘太自负了,从她眼里就看不到别人。虽然她算是杜总的晚辈,但对杜总说话时连个您字都不肯说,总是直呼其名。你说,她是不是太放肆了?吴悠悠微微一笑,"挺有性格,我不会在背后支持你,陈芳说,你见杜总时,不必为难自己,如果想处理这件事就处理,不想管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好。"

杜总的性格我了解。他显然很念旧,因为如果不是姚晨峰前几天去世了,她是不会向姚若芙推荐你的。杜总总觉得老同学间应该互相帮助,尤其是在姚晨峰的女儿出事的情况下。他们原来是大学同学,姚晨峰比杜总高一届,是她的师兄,虽然他们并非一个专业。吴悠悠问,对,陈芳说。

据说杜总学的是国际金融,而姚晨峰学的是地质勘探。有传闻称他曾经追求过杜总,但杜总并没有给他机会。不过后来两人成了朋友,关系一直很好,这些年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吴悠悠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总之你不用勉强自己。陈芳说,如果姚若芙对你冷淡,你也不用对她客气。”

朱雀符

老实说,我早就对她有些不满了。她爸爸还在世的时候,她对他总是冷淡,好像别人都欠了她一样。我真的不该这么说,但我觉得她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让姚晨峰早逝。她说话总是像把冷刀子一样,毫不顾忌,太伤人了。吴悠悠笑了笑,她对您也这样吗?还用说吗?

陈芳无奈地一笑。明年杜总让我去明阳和姚晨峰谈一个项目,我们俩谈得挺顺利,气氛也很融洽。可恰逢这时,姚若芙回来了。我主动向她打招呼,却遭到她冷冷的瞥视,然后对她爸爸说:“不是说了不让你在家谈生意么?杜凌家的下人,也配来咱们家?”她这是什么意思?

陈芳越说越激动,听她这意思,她看不起我姑姑?吴悠悠皱眉,她谁都看不起,陈芳冷笑,狂的没边,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吴悠悠轻轻出了口气,点点头。这样的人,姑姑还耐着性子帮她,还真是不容易了。还是那句话,你别跟她客气。陈芳叮嘱道,她要是敢对你说不中听的,你就给他怼回去,别留着他。大姐这不是挑拨,是为你考虑。你现在是茶艺师,她瞧不起你,就是瞧不起吴家。你爸爸当年为了救人,就被人伤过面子,那次的事对他刺激很大。

朱雀符

嘿,你千万别学你爸爸,你们不一样,知道吗?吴悠悠点点头,放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好啊,陈芳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就不再多嘴了,以免影响你。吴悠悠笑着说,不会的阿姨,我知道您是为我好。陈芳说:"在阿姨心里,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孩子。她说我没关系,但她要是敢说你,我第一个不答应。

阿姨,我知道了。吴悠悠说: “您放心,今天我会帮您出气。” 陈芳一愣,“出气?”吴悠悠点点头,“您那天丢脸的事,我会让她加倍还回来。” 陈芳感到欣慰,心里暖洋洋的,微笑着说:“你这小子。”吴悠悠笑了笑,凑近过来。“您快点吧,我都饿了。” 陈芳点点头,踩下油门,车子加速向前行驶。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7.com/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