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榜文

自古以来,能够成为开创者的人物,无一不是经天纬地、非凡的存在。

张若尘花费数个月时间,深入研究着始祖夜叉王的尸骸和神源,试图领悟其神秘之道。然而,始祖的境界如同浩瀚无边的星海,数个月可能不足以参透其中奥义。

数个月的努力,我终于理清了大部分思路,对始祖夜叉王的实力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修炼无极神道对他有很大的帮助。

张若尘并没有消灭始祖夜叉王尸骸内的新灵,而是通过运用鬼玺和驭魂术将其控制,并交给了激曦来掌控。

这是一个不错的傀儡战神。”机械声音响起。

一天的开始,我推开了门,让清晨的曦光涌入房间。

树林里,清凉的空气中弥漫着薄雾。“这些古老的树木,个个都显得沉稳有力。”

张若尘这段时间一直在期待永恒天国的消息,然而鸿蒙黑龙和黑暗尊主却异常地安静。与此同时,“黑白道人”和“轩辕第二”继续活跃地攻击着宇宙各地的天地祭坛。

镇元的弟子清风和明月修为精深,已经达到了神境,不过他们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两人都是英俊俊朗的少年。

“拜见圣思道长。"

两人恭敬地向张若尘行了礼。

他们知道,这位道长的道法高深,来历神秘。不仅与师尊交情深厚,甚至观主都亲自前来拜访过他。

张若尘问道:“你们两个刚才在争吵什么?"

清风道长说道:“一年前,池瑶女皇来求取人参果后,我亲自数过,树上还有二十九个。但是现在,只剩下二十八个了!不过他却说,树上本来就只有二十八个,并没有少。”

“绝对是二十八个没有错,我每天都会数一遍。” 刘华笑道。

张若尘看了一眼树上的人参果,果然只有二十八个,笑道:“两位都不像是说谎之人,看来此事的确是有蹊跷。”

清风道认为这段时间,他轮到看守人参果树了。他认为,明显是被那个人偷吃了!

张若尘掐指推算,然后将明月唤到身前,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额头。他立即明白了一切,说道:“你们都没有错!我会向镇元大尊解释这件事情,你们不必再互相指责。对了,一年前池瑶女皇为何要求取人参果呢?”

“多谢道长。"

圣思道长这次出面,徒弟们都对他充满期待,明月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他仍然觉得树上的人参果只有二十八个。

清风以傲然的态度说道:"女皇要求取人参果,必定是为了帮助剑界某位重要人物延续生命。人参果每三千六百年才成熟一次,仅仅闻一闻就能延长三千六百年寿命,食用一颗则能再延长寿命一元会,即便是对永生者也有奇效,可以说是我们五行观的至宝之一。"

人参果只对低于天尊级的修士有效,因为天尊级生命层次太高,人参果无法改变他们的寿命。

在镇元的话音落下,清风和明月表情顿时一变,连忙躬身行礼,恭敬地不敢抬头。

丢失人参果可不是件小事。

镇元抬头瞥了一眼手中的仙丹,对众人说道:“你们先退下去吧。”

张若尘在清风和明月离开后说:“有人偷吃了人参果,并篡改了明月的记忆。”

就是我,黑白道人。

那老者,因为寿元将尽,曾冒险闯入黑暗之渊寻找机遇。出乎意料的是,他真的突破了极限,拥有了永恒不灭的力量。

镇元并没有打算继续谈论那个话题。

欠下一位始祖人情的价值远大于拥有一颗人参果。

镇元听到了先前的对话,问道:“这位道长对剑界的修士有兴趣吗?”张若尘心中当然好奇,剑界到底是谁能够让池瑶亲自出面,冒着巨大危险前来天庭求取人参果,寿元将尽了?

在剑界中,高手如云,构成了宇宙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强大力量。

张若尘知道镇元聪慧非凡,担心继续追问会引起他的怀疑,因此选择含糊地过去了这个问题。

“剑界的高手果然众多,很多都具备着先祖的天赋。道长,你看看这个!”

抱歉,我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张若尘接过镇元将交到手中的榜文,目光从上面掠过,微微一笑说道:“这是关于我们乡村发展的榜文吗?”

女王阿芙雅编撰的宇宙修士排名,评选出了十位拥有始祖潜力的修士。

张若尘瞧向榜文。

与此同时,万兽神山山顶的天灵观,井道人也将榜文交给了虚天。

虚天将榜单上的名字看了三遍,感觉眼睛都要陷进去一样,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别看了,没有你。"

井道人走到一株火红色神树旁边,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野榜,以后别再给我送这种东西了,太浪费时间了。”虚天说着,拿起榜文揉碎了。

这是一段描述某个角色实力强大的对话。角色似乎在告诉别人始女王阿芙雅的强大之处,她的实力比其他人都要强大,即使是某个称为尸魇的角色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她似乎具备破境始祖的实力,而其他人毫无资格与她相提并论。

虚天道说:“天姥排在第一,这我承认,听说她领悟了后土嫁衣中的无尽之道,确实是当世修士中最有可能突破祖灵境界的人。但凤彩翼又是凭什么?她怎么能入榜,还排在第七呢?”

凤彩翼修以她的空灭法一和融汇命运十二相,开辟了独特的修行之路。她掌管妖祖传承的同时,也继承了命祖生前的修为。无论是在心性、精神境界,还是在机缘和悟性方面,她都达到了最顶尖的境界。你怎么能和她相比呢?

“别人可能是命运神殿的殿主,而你只是命运十二宫中的一宫宫主。”

虚天瞪大眼睛,怒视过去,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吞噬进入他的目光中。

简直不能忍。

在张若尘出现之前,他对凤彩翼是毫不重视的,最多只把它当做未来的坐骑而已。

自从张若尘被凤彩翼纳入门下开始炼丹后,她的运气就变得越来越好,修为也逐渐赶上了虚天,给虚天带来了巨大压力。

就像古代的那句名言一样:“彩翼岂是地狱鸟,一遇帝尘凌九霄。”

"老实说,你虚老鬼别觉得冤,风彩翼就是比你更敢打敢拼,气魄胜你无数。当年打北泽长城,是不是她力排众议促成?阿芙雅还是很客观的!"

井道人冷笑了起来,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虚天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她前世乃是妖祖,而命相则是她的引路人,更有幸得到始祖传授全部修为。若我也有这样的机缘,恐怕早已达到半步相巅峰之境了呢!”

我对阿芙雅写的这篇榜文并不感到委屈或者有任何情绪,我只是觉得其中包括了一些像无神、池瑶、血绝这样的小儿也能跻身其中的情节太荒谬了。我对这样的榜文是否可信持怀疑态度。

道人站起身来,严肃地说:“虚老鬼,你过于自高自大,目中无人。阎无神和池瑶一个修炼出了六道轮回神道,一个修炼的是圆满的《三十三重天》,他们是天下修士公认的始祖之材,修炼速度甚至比当年的张若尘也不遑多让。你无权对他们的修行能力提出质疑。”

血绝的资质绝对是全宇宙排名前五的,现在已经达到天尊级别。据说在张若尘去世前,他将许多珍贵至宝都交给了血绝。在张若尘和荒天去世之后,能够与血绝相比的,也就那么几个。

你独创的五重海神道和不破神道都是二品大道,颇为了得。不知你是否还有其他造诣?你剑道是否有所突破?而你的虚无之道与剑道似乎有所冲突,或许你在这一生中无法成就至高境界了。

我头脑里总是嗡嗡作响,感觉井道人在进行报复,因为之前我说他没有资格成为天宫之主。

这个修道者为何如此怀恨在心呢?

张若尘将榜文卷起,笑道:“这哪是破境始祖概率的排名,纯粹就是某些势力编排的一场阴谋!"

镇元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招数并不算高明,但非常实用,可以悄无声息地影响一些修士的决定。始祖在清除威胁的时候,总是有一套先后顺序。"

“哗!"

神木园的阵法光幕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一位龙主走了进来,容貌俊美,神态高贵,英姿飒爽。他说:“形势已定,黑白道人和轩辕第二已经率领众多激进修士,闯入离恨天,直奔永恒天国而去。”

黑白道人和轩辕第二从炼神塔中走出,突然听到这番话,不禁都神情一愣。

龙主去见过慈航尊者后,对昊天选择的这位继承者信任度大增,已经答应了与张若尘的三万年交易。

虽然张若尘尚未掌管天宫,但龙主已经担任天官的职责,协助他监督天下。

镇元虽然早已见怪不怪,在神木园再次见到龙主时依然如此。他冷静地说:“这些激进的修士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以假冒的黑白道人和轩辕第二为首,又能有什么能耐,能够攻破永恒天国吗?”

龙主道表示,“尽管黑暗尊主和鸿蒙黑龙的势力规模不如神界和尸魇派系那般庞大,但他们手下仍聚集了众多高手,不容小觑。尤其是鸿蒙黑龙,能够号令着太古十二族。”

这些乌合之众只是被利用的工具,黑暗尊主和鸿蒙黑龙必然会亲自出手。

张若尘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所有人都想知道在这场大变局中,他将会采取何种行动。

张若尘说:“这次战斗非常重要,我必须亲自赶到现场。死亡大护法与我同行,其他修士们也要听从极望的命令。要小心,不排除有人可能趁机制造混乱,你们要慎重应对。”

在场的修士们对眼前这位生死天尊的敬意,又增添了一分。

他们对生死天尊带领他们一同前往离恨天一事感到担忧,担心他们只是被视为炮灰和棋子。

这场战斗的关键在于永恒真宰是否会出现。

若永恒真宰不出现,黑暗尊主和鸿蒙黑龙发动的攻势足以摧毁永恒天国。

若永恒真宰亲自出手,对于这场始祖大战中的修士来说,恐怕都将会灰飞烟灭。

拒绝让他们前往永恒天国,至少表明在生死天尊心中,他们的价值高于天国的任何财富和资源,他十分重视他们的生命。

这是极难能可贵的事!

龙主一直在深思着什么,突然开口说道:“天尊,我希望能够与您一同前往,去夺取永恒天国中的神界瑰宝。”

镇元微微抬起眼皮,表情有些异样。

"哈哈!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为了宝物连命都不要的狠角色啊!"

色。"轩辕第二大笑。

张若尘对龙主了解甚透,知道他绝不是轩辕第二口中所描述的那种人。对于龙主的目的,张若尘大概也能猜到,多半是为了殷元辰。

当讨论末日祭师时,人们常提到的是五位大祭师之一的殷元辰。一旦永恒天国遭到攻破,他必将成为围攻和追杀的对象。

尽管没有人能够从黑暗尊主和鸿蒙黑龙的眼皮底下救人,但有生死天尊的支持,龙主想亲自尝试一下。

考虑到殷元辰是问天君的曾外孙,以及龙主和问天君之间的交情,他们不可能见死不救。

龙主如此拼命,其实并非为了殷元辰,而是为了寻找和营救红尘。张若尘并不知道这一点。

他已经收到消息,其中一位大祭师红尘,正是张若尘的女儿张红尘。

张若尘盯着龙主双目,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镇元,你去告诉井道人和虚天,天庭就交给他们了。如果有任何意外,他们要对此负责。我们走吧!”

张若尘走到炼神塔下,指着黑白道人说道:“想要什么就坦诚相告,偷偷地拿走算什么本事?下次可就没机会了!”

张若尘的目光让黑白道人感到魂魄颤栗,?如被万剑洞穿。

离恨天,上不见顶,下不见底,四面无边。

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共同存在,这一体系被称为“三界”。

在熵耀之后,三界壁障大面积坍塌破碎,导致离恨天、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的界限变得模糊,逐渐向混沌状态演变。

在过去一年里,由于“黑白道人”和“轩辕第二”的推动,宇宙中上万座天地祭坛被毁掉。

即便如此,永恒真宰仍然保持沉默。

此外,龙鳞陨落,慕容对极遭受重创,地狱界主祭坛和天庭主祭坛相继被摧毁,导致天下修士对永恒天国的恐惧逐渐消失。

在鸿蒙黑龙和黑暗尊主的幕后推动下,一支由天庭、地狱界和剑界的激进修士组成的强大军队迅速壮大,向着永恒天国浩浩荡荡地前进。

这些激进修士受够了遭受末日祭师的压迫,他们对永恒天国深恶痛绝。

也有人被蛊惑,想要前往永恒天国夺取财富资源的。还有被黑暗尊主以黑暗之气控制了心神的。

在池昆仑、池孔乐和阎影儿的身影在一支修罗族大军中浮现,他们身穿铠甲,戴着面具,掌控着青色的云彩,与诸神一道向永恒天国展开了进攻。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7.com/638.html